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31章 我恨如花

第31章 我恨如花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面积很大的校区里,却恰恰出现这个“偶然”,这让谷峰有些不理解数学中概率的问题。

当时谷峰正要去图书馆,这可是他很久没去过的地方了。在图书馆的门口,他看到了冯含萱。

冯含萱还和以前一样,身旁总是陪伴着一个女伴,如花。两个人正在图书馆门口大厅的触摸屏电脑那里。本来谷峰可以装作没看见她走过去的,因为谷峰记得冯含萱那天似乎还要和自己说什么话,既然人家还没组织好要说的话,自己自然要给她这个酝酿的机会,所以还是冯含萱主动来找他比较好。

可是事情却偏偏朝着不期望的方向发展:如花看到了他,然后惊呼了一声,大叫道:“含萱!快看,你的梦中情!”

好在冯含萱及时制止了她,没让她把“人”字说出来,但这已经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虽然在图书馆一楼大厅的地方人不是很多,但大家的注意力还是齐刷刷的聚焦了过来。而此时如花却夸张的把手指指向谷峰,所以众人聚焦的目光又从如花那里移到谷峰那里。冯含萱心里大叫不好。谷峰则恨恨的想,如花,我恨你!

在有人羡慕有人嫉妒的“目送”中,谷峰和才女冯含萱走出了图书馆,作为对如花的惩罚,冯含萱把如花一个人留在了图书馆。

两人像上次一样没创意的漫步走着。不过这次是冯含萱先开的口:“刚才如花她确实不该在图书馆里大声说话!”

“对!”谷峰打断她,继续说:“尤其不该说‘梦中情’这几个字,不过后面好像还有一个字”谷峰笑看着冯含萱。经过上次的事情,谷峰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似乎这些在上次还需要克制的玩笑话,现在不经意的就说出来了。

冯含萱没想到谷峰这么直接的把事情点明,羞涩的把头低下,小声的说:“你别听她胡说,哪有。”

“算她胡说好了,反正我已经是好多人的梦中情少个字了,少一个如花也无所谓。”

“不是如花!”

“不是如花难道是你啊?”谷峰笑嘻嘻的接着她的话说。

冯含萱是系里才女自然不是人吹出来的,平时学习成绩优秀的她现在却被谷峰套了话。这时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此刻更是不敢抬头看谷峰。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和对面这个大男孩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脑子就突然变的好慢,可是自己却好喜欢这种变“傻”的感觉。

看冯含萱不说话,谷峰继续问:“你上次在电话里不是说要和我说什么话么,现在在学校里了,应该方便了吧?”

“嗯。”冯含萱低声答应了一声,可是却久久没说话。

唉!谷峰在心里叹口气,你上次不是挺主动的嘛,现在怎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到底要说什么就说啊。如果要说感谢的话那就快点感谢,我还要回图书馆复习啊,我的奖学金啊,那可是向胖子炫耀的资本啊!这些心里想的东西自然不能说出来,所以谷峰还是无奈的等着冯含萱说。

“我!”冯含萱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两次为我出头,实在是!”

“纯属英雄救美,模仿一下大虾们嘛。”谷峰心里还在想着他的奖学金。

冯含萱本来是想靠这个话来引出自己对谷峰有好感的话的,可惜被谷峰一句英雄救美给挡住了。她只好又改口说:“我的意思是,我接触到的男生里,就你对我最好了。”说完这句,冯含萱认为已经话说的很清楚了,心跳快速的低下头,等待谷峰的“裁决”。

“哦!”谷峰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

冯含萱心里想道,你知道了还不说出来,难道这些话真要一个女孩子亲口说出来吗?

“我敢肯定!”谷峰大言不惭的说:“你接触的男生太少了!”

冯含萱差点崩溃了!自己的第一次表白竟然被谷峰这样误解了!

“哦?难道是这样!”谷峰突然又说道。冯含萱一听似乎还有转机,也顾不得害羞了,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谷峰,期待着他能主动把话说出来。

谷峰看看奸计得逞,故作害羞的说:“你看着我干嘛?我都不好意思说了,这么肉麻的话我真的不好意思!”

冯含萱被谷峰逗了扑哧笑了出来,顿时也不觉得说出一句表达心意的话也不是那么难为情了,而且想到那次在博识堂谷峰和慕容雪坐在一起,自己更要快些表示出来了。她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了咬诱人的嘴唇,问:“你喜欢我吗?”

谷峰一愣,没想到一直害羞的冯含萱会这么主动的问自己,只好答道:“当然喜欢了。人见人爱的才女嘛,谁不喜欢啊。”谷峰想起了慕容雪,如果她能这么主动的问自己就好了。

“我是说你,你个人看来,你会喜欢我吗?”冯含萱既然主动了起来,干脆一口气说出自己所想,她只想听到谷峰对她说情侣之间常说的那几个字。

是啊!我喜欢你吗?谷峰心里突然乱了起来,第一次主动去救她是因为正义感,呸,是因为人家长的漂亮,可是自己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对她的好感只停留在她的外貌上,如果真要说了解的话,也许,这是个善良的女孩吧!

“我们见过几次面?”谷峰突然问道。

冯含萱一呆,知道谷峰很可能要回绝自己,鼻子有些发酸,但还是坚持着。她想了想,回答说:“加上这次算四次!可是其中两次你都救了我,难道这还不够么?”

“你觉得我怎么样?”

“勇敢。”

“除了勇敢呢?”

冯含萱说不出话来了,她突然意识道,自己确实只了解谷峰这一点,除了这点,似乎对于谷峰其它的一切,自己还丝毫都不了解,顿时有些后悔不该冒失的和谷峰说出这些来。

“好了,我们都还不了解对方,而且我们相处的时间还很少。值得一提的是,我和如花还见过两次呢,只比你少两次。”

冯含萱又被谷峰逗的笑了出来,眼角的泪花也随之消散了,虽然不能算梨花带雨,但也把谷峰看的呆了,美女的杀伤力就是大啊!

谷峰看冯含萱心情好了,自己也开心了许多,他笑着说:“所以我们还需要时间来互相了解,你知道慕容雪吗?就是上次和我在一起的。”

看冯含萱点了点头,谷峰继续说;“我和她已经互相了解半年了,虽然是在QQ上,但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互相是谁,互相的身份是什么。你知道,在网络上由于人们互相之间都不认识,所以没有了在现实里的束缚,反而会没有丝毫隔膜的倾诉,探讨。所以网络虽然是虚幻的,但也是人们表达情感最真实的地方。而慕容雪和我,就在这最真实的地方度过了半年时光,然后我们才在现实里相见,所以这时,我们已经算是老朋友了,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我明白。”冯含萱听话的说道,她想了想,突然说:“为了我们能更好的了解,把你的QQ号给我,好不好?”

谷峰晕倒,她还是没理解啊!

谷峰摇摇头,无奈的把他的QQ号说了出来,接着说:“我的昵称是‘四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把你的昵称告诉我,因为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我可能会拒绝的。”

“四座。”柳珊默念一遍,好好的记在心里,突然,她神色一喜,高兴的说:“我是‘美丽的传说’,还记得吗?似乎我的QQ名单上有‘四座’这个名字呢!”

“乖乖!那似乎是我刚申请到QQ号时随便加的!”谷峰郁闷了,怎么这么巧啊!上天对我太不公平了!不过自己和美丽的传说那个号没怎么聊过,纯粹是因为刚有QQ号时觉得好友太少了,美丽的传说是自己随便加的同城好友,自然当时也幻想过能有一段网络艳遇!罪过啊!今天惩罚来了吧!

谷峰头疼不已,本来是想善意的拒绝她,好一门心思追慕容雪的!一会冯含萱肯定会拿这个威胁自己的!果然,冯含萱高兴的说:“虽然我们没聊过几次,但缘分总已经有了吧,我不会放过你的哦。”

“好吧,好吧,算我们有缘,算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不,我是说我听到上帝在笑,他老人家很高兴!”谷峰都冒汗了。他想,不是有美女杀手式的帅哥吗?我就是被美女杀的那个衰哥啊!

“真的啊?”冯含萱积攒了好久的话终于说出来了,不禁心花怒放,胆子也大了不少。

“真的。不过我现在要先走了,我们以后再聊,哦对,QQ上聊,我会二十四小时手机挂QQ的。”谷峰刚收到一条短信,借这个机会急忙逃跑了。刚才谷峰又说错话了,女孩可是对上帝、平安夜这类东东很感兴趣的,自己刚才不小心说了个上帝,如果不及时跑掉,指不定又给接出什么话来呢。

谷峰看看逃出去好远了,这才拿起手机来,是河马的号,谷峰微微笑了笑,想这次肯定又是一个捷报传来了。不料里面的内容却是不谷峰所想的那样,上面写着:“队长,皇江的事情在按计划进行着,可是我们一直关注的大红脸却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如果队长有时间请回电。”

河马真的是处处在为谷峰着想,还怕谷峰打电话不方便,这才先来个短信预知一下。

谷峰拨了回去:“河马啊,是不是你的话机又欠费了,这才要我打回去啊?”

“咦?队长,连这个你都想的到啊?”电话那头传来河马很惊讶的声音。

谷峰:“!好吧,你说说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队长,是这样的。”那边河马的声音变严肃许多,他说:“我们一直在监视大红脸,发现他们有参与盗墓的活动,有一件铜器古董很是奇怪,用他们的话说这是一件带有诅咒的古董。只要拥有过这件古董的主人都会在不久后莫名其妙的死去。至今在我们的监视下,这件古董自出土以来,有好几个黑道上的人想要据为己有,可惜都应了那个诅咒,在不久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哇靠!这么邪门?”谷峰惊讶道。

“是啊,可惜我们近段时间只监视大红脸,所以没注意其他黑道组织,这还是在大红脸组织里死了一个老大,我们这才注意到的。”

“有几个人拥有过铜器古董?”谷峰也严肃了起来,这样的东西自然引起了谷峰的强烈的好奇心。

“这件铜器古董出土不久,把它挖出来的那个挖墓人起了贪念,想据为己有,算一个。然后一个小黑道组织的小头头,也起了贪念,算一个,然后是几大黑道组织都想争这件宝物,之间拥有过它的算算有三个人,最后一个就是大红脸的一个老大,总共有六个,也就是说,直到这六个人都死了以后,人们才彻底相信这个诅咒的存在。”

“那么!那六人的死状是什么样的?”谷峰想从他们的死状上来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这倒不是很奇怪的那种看不出痕迹来的死,而是在尸体的大动脉处都有一道明显的划伤,虽然有个很恐怖的说法是说拥有那个铜器古董的人会在半夜突然起床打碎铜器,然后用铜器碎片割断自己的大动脉,当人死去的时候铜器就会自动复原。但我们怀疑,这是人为的,而且很可能是个高手。”

谷峰在听河马讲述那个说法的时候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好在现在是白天,阳光还很强。他问道:“现在那个铜器古董在哪里?”

“队长,那铜器古董现在可是没人敢摸了,大红脸的其他老大派了几个人看守,把那个古董给看起来了。”

“河马,你的意思是不是!”谷峰都能想的到河马想要做什么了。

“队长,这个!最终还是要你来拿注意。”

“好!为了其他人的生命安全,我们就舍己为人,把那个铜器古董给偷回来,然后等待那个高手的上门指教。”

“队长啊,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不,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不用夸我了,你是河马,谁的肚子里能容的下一只河马。你定好时间,安排好一切,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博物馆,记住,一定要选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啊?”河马不懂了。

“你笨啊?电视里都这么演的,我们也要来一点气氛嘛。”

“好!好的。”河马咽了口口水,这队长可真厉害啊,不是一般人儿啊!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