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28章 惊险

第28章 惊险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耳机里传来阿昌的声音:“小组注意了,我是带队组长八点,恐怖分子还有五人存活,但是我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了剩余恐怖分子的高度警惕,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先找到液体炸弹的所在,破坏液体炸弹,排除他们引爆整列列车的可能。”

谷峰知道,如果恐怖分子真有心要炸毁整列列车,炸弹最好的爆炸地点必然是列车的正中央,可谷峰不相信他们不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当几个秘者摸到列车中央的时候,谷峰向车头飞奔而去。

谷峰在车顶上飞奔,一直没遇到恐怖分子,显然他们都在车厢里。大约到了车长室的上方。通过狭窄的窗户,谷峰翻身闪进了车厢里,里面似乎没有恐怖分子的踪迹。

谷峰小心的走过过道,通过长长的过道,谷峰能看到那边的硬座车厢里人们紧张的表情,谷峰甚至都能感觉的到那边压抑的气氛。直觉告诉他,有个恐怖分子定然在那列车厢里。

谷峰悄悄的摸了过去,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那边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谷峰知道,这脚步声自然不是紧张的乘客发出来的,抬头看看上面的拉环,谷峰轻轻一跳,双手一抓,身体已经贴在了车顶上。谷峰看着下面的恐怖分子走过来走过去,不知在找什么。

“明明有声音啊!”那恐怖分子奇怪的说,完全不知道危险就在自己的头顶上。

谷峰看着他的秃头,觉得有些可笑,不小心竟然发出了笑声,干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有人!”那秃头猛的抬头,手里的冲锋枪也抬了起来,可他的速度哪比的上谷峰。谷峰用手枪的枪托狠狠的撞在秃头顶上,秃头便晕了过去!

谷峰把他拖到一边,穿过这节列车,下一节车厢就是车长室了,谷峰猜测,那液体炸弹就在车长室里。

这节车厢里的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谷峰穿过,竟然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也许他们以为蒙着脸的谷峰也是一个恐怖分子。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过去的黑头发的恐怖分子怎么头发变成了金色。

贴着墙壁滑过,谷峰能听到车长室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是了!谷峰猫着腰走了过去,轻抬起头,透过车窗玻璃看进去,里面竟然有十几个人,除了被身子绑住的十几人外,还有拿着冲锋枪的三个恐怖分子。

车厢内当中间有个圆柱形的东西,如果谷峰猜的没错,那就是液体炸弹了,谷峰突然想道,不知那液体炸弹比自己最强的气爆的威力强多少。谷峰摇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去,想着进去的办法。

那三个人在和列车员们骂着什么,咆哮声甚至穿过密封性很好的门传了出来,就是听的不大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现在的办法就是,要不就把那三个人和中间的液体炸弹隔离开,要么同时把三个人都干掉,防止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开启炸弹。谷峰不能把其他秘者叫过来,毕竟中间的那个圆柱体是液体炸弹的想法只是自己的猜测,如果贸然把所有秘者的注意力都引到这边,很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失误,所以现在谷峰只能靠自己了当然还有那把小手枪。

三个恐怖疯子都是背对着窗户,谷峰努力的对着窗户做鬼脸,想引起里面被绑住的警务人员的注意。

谷峰辛苦的表演终于换来了一个观众的注意,一个乘务员看到了谷峰的鬼脸,立刻意会道谷峰的意思是要自己把三个恐怖分子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的嘴被胶带纸封着,只好发出“嗯嗯”的叫声,扭动着身体来吸引三个恐怖疯子的注意,其中一个恐怖分子不耐烦的给了他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谷峰瞅准这个机会,一脚把们踢开,同时一个风刃向一个恐怖分子飞去,一颗子弹从枪膛里带着热度飞了出来,奔向另一个恐怖分子。那两人应声倒下。站着的只剩下了谷峰和那个过去踢人的恐怖分子。

那恐怖分子看到谷峰冲进来先是吃惊一下,接着猛的向中间的那个圆柱体跑去!谷峰立刻肯定了这就是液体炸弹,可是此时哪容他把队友呼叫过来,谷峰靠自己超高的速度快速的朝圆柱体奔去,竟然先那个恐怖分子一步到达圆柱体那里,可是谷峰突然反应过己不知道怎么控制这个炸弹,更不能动它一丝一毫,不然被炸可就得不偿失了。那恐怖分子却丝毫不减冲过来的速度,谷峰也不敢再用手枪和气爆,怕它们引起液体炸弹的反应。只好一拳向那人打去。

谷峰的速度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那人立刻被打掉几颗牙,呲牙咧嘴的后退了几步,谷峰眼角余光瞥见身后那个被风刃划破的人也在不声不响的试图靠近圆柱体。

“咿呀!”谷峰模仿着李小龙的声音,飞起一脚,让那个人也飞了出去,这时阿昌他们已经得知消息往这边飞速赶来了。被绑的几个乘警看到谷峰一个人把三个全副武装的恐怖疯子放倒了,不禁又惊又喜,无奈被胶带封着嘴,只能用“嗯啊哼”的声音表示庆贺,其实谷峰知道,他们发出这种声音,其实是要自己给他们松绑。

当谷峰把三个恐怖分子绑起来的时候,阿昌四人已经赶了过来。众人给所有乘警解了绑,阿昌作为组长和列车长说明身份,然后呼叫了来时的直升机。

“所有乘客注意,所有乘客注意,列车已经解除威胁,恐怖分子已经全部伏法,列车已经恢复运行,下一站是!”

谷峰五人走的时候,除了列车室里知情人的千恩万谢外,还听到了所有人在听到广播时的欢呼声,那是劫后重生的高兴!可他们都不知道,救他们的,是一群秘密存在的超特种兵。

劫持事件持续了大半天,却被秘者小组在十分钟内解决了。

谷峰五人换回喷气飞机,按照原路返回。在返回的路上,谷峰被几人夸的差点从飞机上掉下来,自信心空前膨胀,他问阿昌:“樊不是我们现在需要对付的最大敌人吗?我们为什么还不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不是我不想啊,樊他行动诡异,我们根本摸不清他的行踪,而且许多事情他都不亲自出手,队长正在研究他的行踪规律,等到了时候一定把你叫上,一起去杀卖国贼。”阿昌无奈的说。

“可我遇见过!”谷峰正要把张浩是樊那边人的事说出来,可他突然想起和张浩在一起的那个女子也是樊一边的,不知怎么就忍住没往下说,急忙改口道:“遇见过实力强的,怎么还不能把他揪出来啊?”

“樊可是四座实力啊!”一个秘者说,他正是和谷峰并肩作战过的那个,他接着说:“除了组长八点,我们四个还都是一座的实力,哪能这么轻易就和樊正面对抗?”

“是啊。”另一个谷峰不认识的秘者说:“虽然我们国家这边的总体实力强一些,可是樊他叛变祖国肯定也不是无缘无故的独立出去,他肯定找到一个更加厉害的依靠了,或者是提高实力的办法。说来真惭愧,我的念能老是停留在一座的水平,想要增长到二座,恐怕我这辈子是不行了。”

“兄弟,被灰心。”谷峰的表情有些古怪,他说:“樊他一定会倒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丫子。”

五人都笑了起来,连驾驶员都笑呵呵的回头来凑了个热闹。和谷峰并肩作战过的那个秘者对谷峰说:“兄弟,你是‘第一’是吧,我记住你了,以后要帮忙的尽管一个电话!我都快四十岁了,除了组长还没见过你这么年轻又厉害的,说实话,看了你的表现,我确实非常看好你。说不定你刚才说的就能实现呢,到时候够兄弟的就让樊也舔舔我的脚丫子。”

五人就在欢快的气氛中回到了各自的生活中。也许,他们和上次的那些秘者一样,说不定几人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呢。五人互相记住了代号,把四位数的电话号码存在互相的手机里,把各自挑选的武器上交了,然后爽快的散伙了。

谷峰刚刚开机,就有无数条短信铺天盖地而来,其中最多的是柳珊的短信。李老也隔一段时间问一次。要知道,其他人还不知道自己中午还去拘留所逛了一圈。谷峰急忙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李老和柳珊自己还好,重要的是要让父亲知道自己没事。

“哥哥,你还好吧?你在哪里?整个下午都没见过你,听说你被陌生人人保走了!”那边传来柳珊焦急的声音。

“好了,小珊,你一次问这么多为什么让我怎么回答啊?我没事,上午进拘留所的原因我回去再和你说。先叫李老转告我爸爸说我没事,谢谢。”

“哦,哥哥,我们知道中午你出事是我们班的冯含萱告诉我的,她也是刚刚知道我们两的!的关系,所以才通知我。”

谷峰一呆,冯含萱和柳珊是一个班的?哦对,上次不是听人说了嘛,两大校花都在经管系大一一个班,谷峰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柳珊知道自己认识冯含萱!这可就不好解释了。

“小珊啊,关于冯含萱,她,我认识她是因为!”

“哥哥,我知道了,她告诉我是你救了她你们才认识的,我很佩服哥哥的勇气呢。”柳珊在电话里的声音和以前一样依旧是雀跃的,其实那晚在博士堂的时候,柳珊已经猜出了谷峰和同班的冯含萱是认识的,所以现在反倒没有谷峰预料中的惊讶。

“那就好,今晚我回去和李老解释一下,你等着我。”

“哥哥放心吧,李伯伯已经把事情都弄清楚了,而且帮哥哥都把事情解决了呢。”

谷峰不禁又一次惊叹李老的办事效率,虽然谷峰知道自己家是三大财团之一,可每次出事情只要李老一手操办,似乎总能风平浪静,谷峰越来越觉得李老不简单,可自己从小就是父亲和李老带大的,所以对李老也有着说不出的绝对信任。

挂掉电话后,谷峰想告诉冯含萱自己没事了,习惯性的拿起了手机,可转念一想,似乎手机里还没存有冯含萱的电话呢,也许!小珊有吧?可是小珊似乎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如果自己和她要别的女孩的电话号码,不知她会不会介意。

谷峰现在才发现,原己已经习惯了处处考虑柳珊的感受,似乎从小这个习惯就已经养成了。不过,报个平安还是必要的,想起当时冯含萱害怕的躲在自己的身后,谷峰越发觉得应该给冯含萱发个报平安的信息。

再次拿起手机,这次不是给家里打电话,而是直接拨通柳珊的手机号,这个号码,似乎很久没有拨过了!

“小珊,你知道!冯含萱的电话号码吗?”谷峰小心的问,然后仔细听手机里传来的声音。

“哥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你已经回来了呢,呵呵,我马上找!”柳珊找到一个号码告诉谷峰,她接着说:“哥哥,其实我已经和她说过了,不过你亲自告诉她一声更好,哥哥打完电话要早些回来哦。”

“呃!好,我马上。”谷峰不得不认为柳珊要比他想象的要大度的多。

谷峰想了想,似乎给冯含萱打电话有些不妥,毕竟自己和她还不算太熟。编了条短信发了过去:“你好,我是谷峰。我已经没事了,现在在家里。希望上午的事没有给你留下心理阴影,当时我只是一时冲动,没考虑到你的感受,请你原谅。”

谷峰看了看这条道歉式的短信,苦笑了一声,自己当时似乎真的是冲动了,至少也要把冯含萱送走,这样的血腥场面可不是像冯含萱那样一个清纯的女孩能看的。谷峰轻轻点了发送。然后抱起球球,锁上房门,出门找出租车去了。

刚刚坐上车,小强就喊了起来,冯含萱三个字在手机屏幕上晃动。

“是你啊,你好,希望你收到刚才的短信了。”谷峰让球球在自己脚底下滚,边告诉司机自己家的地址。

“我!你还好吧?当我赶到拘留所的时候,你已经被别人保走了!其实中午的事要谢谢你,我都欠你两份情了!”

“别这么说,这是像我这样有正义感的中华青年都习惯做的。”谷峰习惯性的又用平时的口气说起来,话说出口才意识到不对,急忙又纠正道:“我是说,任何人都会做的。”

“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现在不方便说,因为!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在学校说好吗?”

谷峰想起今天中午冯含萱把自己叫出去似乎就是要和自己说什么,只好答应道:“好,再联系,再见。”

如果她要说感谢的事!难道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吗?谷峰疑惑的想。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