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55章 新的刺杀任务

第55章 新的刺杀任务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从皇江回来后,萧良把谷峰的照片下发到各个堂口,叫他们记住这个大老大,然后严格按照河马吩咐下来训练的方法训练自己的队伍。河马的训练方法完全是靠狐狸用黑客手段攻破军事网,从里面调取的训练军队的方法。

大红脸帮众在那次见识了谷峰和河马四人的“神”一样的身手后,一边不敢相信,一边又极想学习这种在他们看来可以通天灭地的“神功”,所以这段时间倒是没有什么怨言,严格按照萧老大下发的训练方法训。而大红脸的资金则还是由以前他们的资产中提取,谷峰倒没有绝了他们的财路,这让萧良一阵感激。

谷峰把萧良的事情搞定,好不容易悠闲一阵子,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正享受这片刻的宁静,淘气的球球和朵朵又玩起了永玩不厌的追逐打闹,期间不免要跳床翻越茶几,有几次撞到了谷峰身上,然后又跳着到了一边。谷峰微笑着看着这两个小家伙,摇了摇头,可爱是可爱,就是太淘了。看着大耳朵朵朵摇晃着两个大耳朵,谷峰被它的样子逗的不由的笑了出来。

怎么把他给忘了!谷峰猛的想了起来,张昊极这个卑鄙小人不知道近期又在做什么坏事了,如果他还在计划着要把朵朵抢回去!哼!直接打断他的腿!如果他还想打慕容雪的注意!那就把他那个活敲掉,让他以后对任何女孩都兴不起任何念头来!

谷峰直接打电话给狐狸,说道:“狐狸,给我盯一个人。这个任务给你很适合。”

狐狸一听队长给他一个人派任务,不由得一蹦三尺高,这可是大熊和猴子都没有的待遇,甚至四人的老大河马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想到这里狐狸呵呵一笑:“队长,你说把!什么任务我都接下来!”

“放心吧,不适合你的任务我是不会配合你的,给我跟踪调查一个人,这个工作需要用到你的变色龙的本领,不过也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对方可是一个一座的密者。”

那头的狐狸先是认真的答应了谷峰,然后问道:“队长,他的异能是什么?”

谷峰把他知道关于张昊极的了解都告诉了狐狸,然后叫他即刻动身,一定要跟紧人,一但有什么不对就联系他。

给狐狸打完电话后,谷峰突然间轻松了许多,以前总觉得自己处于被动状态,就是因为没能做到知己知彼,更没有做到了解对方的动向,所以才一直是挨打的状态。

谷峰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培养一支专门调查情报的队伍。

谷峰好不容易轻松一次,打开好久不用的笔记本电脑上网,习惯性的打开邮箱,一大堆邮件又铺天盖地般的压了过来。谷峰愕然,杀手界怎么了?自己这才刚一个星期没有做任务而已,怎么多了这么多未完成任务?

谷峰大概浏览了一下,要刺杀的目标竟然几乎都是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的男子,这些人都是刚从美国回来的,谷峰心里估摸着,大概这样的目标大概有几百个,已完成一大半,而仍然还有很多需要完成。

谷峰直接打电话给老张,问道:“老张,这是怎么回事!”

那头传来老张苦恼的声音:“是‘第一’啊,这几天可忙坏我了,从你那里回来我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这几天的工作量太大了!我强烈要求给自己加薪,嗯,相信你也看到了,这次突然有一个雇主要我们同时刺杀二百八十三个人!这连我都是第一次见,他直接找军队好了,干吗要找我们杀手组织,我们可是精贵不精多的!”(省略若干字)谷峰听老张在那旁啰嗦,知道他和杀手的性格完全不像,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说半天的人,不过能把这么多杀手凝聚在一起,他这个特点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谷峰等老张说完了,直接问道:“里面最高等级的是多少?”

老张苦着脸说:“最高的是金级的,可我手头有联系的金级杀手这段时间都在做任务,怕根本没时间做这个任务。”

老张所说的那两个金级杀手都在为刺杀一个人做准备,他们这些杀手要刺杀一个人,便要调查一个星期,甚至长达一个月,一年,来摸清目标人的生活习惯。老张说的几个金级杀手都在任务中,大半是在做这个工作了。

谷峰哈哈一笑:“你怎么把我忘了?”

老张楞了一下,接着说:“别开玩笑了,虽然你在名义上是金级杀手,但你的等级还没有到那个阶段,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去做任务不会耽误永不杀内部长老给你的训练吗?”

对于永不杀内部的训练方法,老张是丝毫不知,他只知道这个训练方法需要配套一个高级仪器,却不知道这个仪器是什么,具体该怎么用。所以他还以为谷峰的训练是需要全天制的,却不知道谷峰一天只需要晚上的两个小时就够了。

这时,老张听到谷峰在电话里的声音严肃了好多:“老张,这个任务我一定要接下来,这毕竟是检验我的一个机会,而且,也能帮组织里减轻一点负担。”谷峰的意思说的很明白,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永不杀无法完成雇主交给的任务,那么这个冠了百年的荣誉便会滑坡,所以谷峰“勉强”以自己的实力接这个任务是在帮组织挽回声誉。

老张感激的吸了口气,皱着眉头说道:“做杀手永远不能忘记要冷静,更不能意气用事,在任何时刻都要在最佳时机出手。”说到这方面,老张露出经验老成的样子,做了这么久的负责人,跟各种各样的杀手相处过来,老张也算是半个高手了,起码在理论上是。

“放心吧,我出手还没有失手过!”谷峰信心满满的说道,他出手从来不像其他杀手那样麻烦,从来都是直接找打目标人,一击得手,然后迅速撤退,一点都不麻烦,用谷峰自己的话来说,这是最省时省力的“刺杀”了。

老张暗自摇了摇头,谷峰的刺杀方法他是知道的,虽然貌似疯狂,但却从来没有失手过,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摆在那里,绝对是一个最好的招牌。所以老张也不再多说什么,对谷峰说声一切小心,便在网页上把最上面的一栏填上‘第一正在完成’。

谷峰立刻把老张发过来的资料好好浏览了一下,目标叫童双,现年三十二岁,男,雇主给的资料也只是这些了,而永不杀内部调查出来的资料还有:这个人刚偷渡回到中国,似乎在躲避什么人,同他回来的二百人都尊称他为双哥,这些人属于美国华人黑帮,而为什么要回中国来,又为什么被从未路面的雇主买杀手刺杀,却是杀手不需要知道的。

谷峰知道这个人身边一定有不少随从跟随,当然也少不了一些高手保镖,这些在无形中就增加了刺杀的难度,刺杀最好的时机就是在目标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一击必杀,而据永不杀调查,在这个叫童双的人身边一直都有六个高手保护,另所有人汗颜的是,这六个人在童双晚上睡觉,甚至上厕所的时候都是形影不离的。

这六个人永不杀也派人调查过,一个个都都不是好惹的,其中一个是当年举世闻名的黑帮大火拼中唯一幸存下来的叫独眼的家伙,他的一只眼睛在拼命的时候被人一刀划伤,导致以后只能用一只眼睛看世界,虽然他看起来很不幸,但他在其他感官,尤其是虚无缥缈的第六感及其发达,敌人在二十米内,都逃不过他那只瞎掉的眼睛。

还有一个叫井丰,是特种兵出身,退役后的他在保镖界一路高升,一直做到了顶级保镖的位置,曾经有过保护国家领导人穿越火线而没有任何上网的记录。

其他四个人也一个个不是好惹的。有这六个人在童双的身边,即使是把这个刺杀任务放到最高级的金级都不为过,所以刚才老张才一再的劝谷峰要好好考虑。

谷峰看了看资料上显示的地点,这个童双落脚在另一个城市的一家香格里拉酒店里,那个城市和谷峰所在的城市相邻,倒没有多远的距离。

第二天傍晚七点,一个穿着平常的男子入住香格里拉酒店。七点二十分,从酒店门口进来七个人,一个人走在最中间,其余六人在他的四周分散而站,明显的看出是在保护中间这人,旁边六人中有几个都长的凶神恶煞,一路上吓倒几个人,这六人的平均身高竟然高达一米九,块头也都很大,唯一一个小个子脸上有一道刀疤,还有一只眼睛一只没有睁开,另一只小眼睛不安分的扫过大堂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七人正是谷峰此行的目标。

中间那人正是童双,谷峰从楼梯下到一楼大厅里来,正碰上回来的童双等人,谷峰瞧向那个小个子男人,根据资料上显示,这个人正是独眼,也就是那个在十几年前黑帮大火拼中唯一幸存下来的。这个人很可能是这七人中最棘手的。

在大厅中谷峰不方便行刺,所以只能放过这个机会,谷峰随意的走到一张桌子旁喝起了咖啡,等着时机的到来,这期间他一点都没有去刻意关注过童双七人,而其他人也绝不会看出,这个穿着平常的男子一会儿将会刺杀某人。

而独眼的那只闪着邪光的眼睛却不放过谷峰,他盯了谷峰几秒,才又重新在大厅的角落游荡起来。独眼旁边的井丰是特种兵出身,又做过侦察兵,对小细节很敏感,看到独眼竟然盯了几秒那个看起来很是平常的喝着咖啡的男子,也对这个男子多留心了几眼。

谷峰坐在哪里纹丝不动,体内的念能却在疯狂的运转着,他能通过念能感受到身后不远处独眼和井丰在注视着自己。谷峰知道,如果这时他有什么反应,他们会首先找上自己,或者先下手为强,谷峰虽然自信能拼的过他们,但也不会傻到给自己找麻烦。

在童双的催促下,一行人很快上了楼上的房间内,谷峰从资料里已经得知了他们的房间号,现在只等夜晚的来临,一个最佳时机的来临。

晚上八点整,童双在房间内秘密的和六人商量事情,五分钟后鬼鬼祟祟的出来,在夜晚十一点才回到酒店,这时正是夜生活的开始,一楼大厅灯火辉煌,酒店外也是各种颜色的霓虹灯闪亮。而此刻在二楼的贵宾间内,谷峰却已经开始准备了。

谷峰把笔记本电脑和全息头盔放回到背包里,刚才他在虚拟环境中和永不杀内部的那几个长老聊了会儿,几个长老知道他今晚有任务,而且是金级任务,都没有给他过多的训练,只是一些象征性的热身训练,然而和谷峰聊了很多,前些天的训练谷峰很少有机会和三位长老聊天,这次谷峰从他们的经验中学习到了很多,比如如何出刀更有效,哪种步调更容易躲闪和晃过敌人!

像谷峰这样,在做杀手任务的时候还不忘记带上学习工具学习的杀手,怕也只有谷峰一人吧!其他人要做各种准备还来不及呢!哪会再有时间去学习?

拿出老张给的杀手专用服,把金色身份护腕藏到袖子里,把杀手服穿到里面,谷峰走了出去。

此时在同一楼层的另一个房间,童双和其他六人正高兴的开怀大笑,刚才他们正从外面回来,明显是刚经历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童双大声说道:“兄弟们,以后你们只要跟着我,保证荣华富贵,要跟着周老头,还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有出头之日,也许下一秒就被他暗算了都不知道!”

旁边一个显的有些胖的说道:“双哥,我一直都听你的,不管你说什么,跟你走就是了。”

井丰没有说话,不过从他的眼神里,能明显的看出他对童双这个人的不屑,不过由于童双是他的雇主,他被雇佣来只是保护童双的,虽然对雇主的人品不满,但还是履行着一个雇佣保镖的职责。独眼也表现出同样的表情。

就在这时,房间门突然响了起来,“咚咚”的声音很有节奏感。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