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33章 铜器古董

第33章 铜器古董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谷峰三人轻轻的坐在那男子的对面。三人手里各拿着一瓶开封的威士忌。

“你好,你的笑容很迷人。”谷峰先来了个闷头灌,然后说道。

“谢谢!”那男子似乎不想多说什么,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

谷峰和河马猴子使了个他们自己才懂的眼色,河马笑呵呵的说:“看样子,我们是同学吧?”

那男子饶有趣味的看了看谷峰三人,继而把眼光放到远处,慢慢说:“当然是了,我大三,不过学校不在这个城市。”

“那你大老远的来这里做什么?”猴子问道,他的手一刻也不停,又拿起桌上的一个打火机把玩起来。耍出了各种各样的花样。

“我过然有事情要做,不过!我看你们可不只像学生。”那男子和谷峰这几个“陌生人”说话却一点都不慌乱。

“呵呵。”谷峰笑了笑,继续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我们才过来。因为我们看你也不只是学生,也许我们还是一路人呢。”

那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继而说:“路是各自走的,我们每个人本就不在一路上,怎么会成为一路人?好了,很高兴今晚能和你们有一面之缘,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要先回房间了。”

“原来你住在这里,那就不打扰了。你的话很精辟,我会好好思考的,也许下一次我会向你讨教的。”谷峰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然后又来了个闷头灌。

那年轻男子笑了笑,又把他那洁白的牙齿显露了出来,然后起身走了。

“也许他认为我们永远不会见面了。”等那男子走了后,谷峰笑着说:“可是他错了,如果作为一个杀手很好玩,我会去会会他。”

“他很骄傲,是骨子里的那种。”河马分析道。

“是啊,以前我们也遇见过杀手,他们似乎都是一个德行。”猴子高高的抛起手里的打火机,打火机在空中喷着火苗,旋转了几周后落回了猴子的手里,接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旋转。

“狐狸,大熊,你们要高度关注一个人!”谷峰把刚才那男子的身形体貌在耳机里大概描述了一下,然后对河马和猴子说:“你们有没有听到刚才我说‘也许我们还是一路人’的时候,他的心脏跳动规律有些变化?”

猴子哇了一声:“队长真是强淫!真牛!这都能听出来。”

“队长,现在快十一点了,按照以往那几个人死亡的时间,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是他杀人的惯例。”河马看看手表。

“换位子,猴子下去。”谷峰简单的说道。两人都听的懂谷峰的意思。在来之前这就是几人商量好的。

谷峰和河马各占了一个靠窗户的位子,在两个不同的角度看着酒店后面存放古董的那个房间周围,而猴子已经靠灵巧的身手潜行到了狐狸大熊的位置。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而那房间周围却一切正常,正常的有些诡异。

“老大,不是你推算错误时间了吧?也许那杀手明天才来。”大熊在耳机里说道,毕竟现在已经将近十一点半了,该出现的却迟迟没有出现。

“不会是真有诅咒吧?难道不是人为的?”猴子说了一句,顿时遭到了所有人在耳机里的咒骂。

“刚才该跟踪那个人的!”谷峰皱着眉头说道:“也许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去偷古董,而且要做到让那人知道是我们偷的。”

“是不是要秀啊?这个可是我的专长!”狐狸兴奋的说。

谷峰和河马也放弃了观察点,一行五人潜了过去。靠着夜色的掩护,五人慢慢靠近了那间房子。

河马像上次在皇江一样给大家使个手势。猴子马上去开锁,两秒后门被打开,五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房间。房间里果然有四个人在喝酒,可是!哪里有那铜器古董的踪影。

四人立刻被谷峰五人制住,丝毫动弹不得,河马快速的问四人:“那铜器古董在哪里?”

其中一个胆小的颤抖着说:“各位老大,那!那可是带有诅咒的,都没人敢要了,你们还要找那个干什么!”

“少废话!”狐狸大喝一声,把眼镜男的脾气充分的发挥了出来。

“是!是!各位大哥。那古董已经被我们老大捐给博物馆了!毕竟那东西谁都不敢再动了!”

谷峰五人皆是一阵惊讶,谷峰又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各位大哥们。”四人中的另一个稍微能沉得住气的说:“你们的本领肯定很大,千万别因为诅咒折了进去,那古董可已经害了好多人的命了,我们守它的时候还提心吊胆的,就在今天中午我们老大才把它捐给博物馆的,让我们四兄弟都松了口气,我们也怕诅咒啊!”

“队长!不是说谎。”河马对谷峰说。谷峰知道河马的催眠术已经出神入化了,自然能看的出他们是否在说谎。

“好吧,我相信你们,不过!你们是大红脸的吧?”谷峰看四人都争先恐后的点头,生怕自己慢点被杀掉,谷峰继续说:“大红脸就快完了,如果你们还想活命的话,自行脱离了吧。”说完谷峰给大熊示意了一下。

大熊嘿嘿一笑,手上蓄满念能,冲墙上打出一拳。

“你要把房间弄塌啊!”猴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哗啦一声,墙上透出一个一米的大洞。猴子故意拍拍胸,说“幸好墙壁够结实。”

看了谷峰五人的轻描淡写,尤其是这个块头很大的人似乎还叫那个文弱模样的人做队长,四人都吓的不轻,那队长还指不定有什么本领,能管的了这么大块头个人!四人连忙点头应是。

五人失望的从房间里出来,谷峰眼角一动,却看到远处的有一个人在向这边看过来。谷峰眼睛眯了眯,看清楚了那人正是在酒店里遇见的那男孩。谷峰对他笑了笑,他也对谷峰五人笑了笑,月光反射到他露出的洁白的牙齿上。

“他是谁?”狐狸警惕的问道,他突然感觉这个人竟然能给他带来了压力。

“他很可能就是诅咒,这铜器古董的诅咒。”谷峰头也不转的说道。然后招呼五人,说:“今晚收工,歇菜了。”

“没想到铜器古董被捐到博物馆了,不知道那个博物馆是不是卢浮宫。”狐狸扶了扶眼镜。此时梅山四友在他们的工厂里,谷峰已经回去了。

“等我查查,这东西必须弄清楚,实在不行我们再去博物馆偷一次,不过这次我们碰到的那个男子才是给我们最大的疑惑。队长不是说他就是诅咒吗?”河马抚着下巴,若有所思。

“我就没看出他有多厉害来,如果让我和他比灵活的话,我可以很快的。”猴子一边穿越他的障碍,一边抽空说道。

大熊一边举重,一边气喘吁吁的说:“你们看到他可怜的肌肉了吗?”

“不。”河马说:“要当一个杀手不只是你们考虑的那些,最重要的是耐心,沉着。如果他拿着一杆狙击枪,还需要你那么壮的肌肉吗?我看那个人很机灵,尤其眼神很犀利。在特定的时机给普通人的大动脉处来一下,他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做到。”

猴子:“我也可以!”

“确实,你的身手很灵巧,不过你缺乏他的耐心,缺乏他的看准时机的能力。其实我当初极为看好阿峰做队长,也是看中了他的一些我们都不具备的能力,虽然他在小事情上有时候很冲动,但在遇大事的时候,他从不会犯错。甚至在我们都认为没希望的时候,他都能想的出好办法。”

“队长自然很厉害啦,在他第一次和我们出任务的时候就是这样,最后不还是他挽救了局势。”猴子咂咂嘴,继续说:“不过现在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去偷那个在博物馆里的古董吧,毕竟要确认那男子是不是杀手,还要从那古董下手。”

“嗯,虽然在博物馆这样的公众场所不太好下手,但以前我们也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任务,而且,这次有了队长,把握就更大了!好了,现在开始搜集资料。”河马把三人召集了过来。

今晚谷峰很郁闷,本来是想见识一下那个用刀高手的,结果却扑了一场空。谷峰看球球和朵朵已经抱在一起睡着了。他自己坐在床边,张开自己的双手,思绪早已经飞到了河马说的那句话里:“在尸体的大动脉处都有一处明显的划伤!”

很明显,那杀手是一个用刀高手,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刺杀别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操刀手。不要忘了,谷峰的王牌可是那把只有他和他的外婆才知道的匕首,那隐藏着的匕首。

谷峰心念一动,匕首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右手握上匕首柄,带着体热的匕首和他有心神相连的感觉。只要自己愿意,匕首可以以任何角度出现,所以谷峰下意识里,已经把这把匕首当作了最后的保命符。可是!自己总归要学一些使用匕首的技法,才可以发挥它的最大威力。

现在想想,似乎自己知道的人里,只有那个没有出现过的神秘的人才会使用这神出鬼没的匕首了。

谷峰叹息一声!博物馆吗?只要我拿回铜器古董来,神秘人就来了吧?到那时!我学会了匕首的使用技法,便能发挥它的威力,也许!母亲看到自己把她的匕首用的炉火纯青,也许会很高兴吧!

谷峰渐渐睡着了。在谷峰的梦里,母亲又一次出现了。和以往一样,谷峰像个孩子一般跑过去,抱住那个模糊的身影,死死不肯松开。

“峰儿,还记得妈妈说过的话么?”梦中年轻的母亲一脸慈祥的看着谷峰。

“我怎么会忘记呢?”梦里的谷峰是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他擦一把鼻涕,然后挺直小身子骨,指天吼道:“我谷峰,将是天下第一!”

年亲的母亲笑了笑,说:“峰儿,妈妈不是一定要你做天下第一,只是希望你能自强,自立。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毕竟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是难以理解的!”

小小的谷峰一下子涌出了眼泪,他带着哭腔打断母亲:“不!我要做天下第一!我要让妈妈看到我是天下第一!”

“好,好,妈妈一定会看到的,我会等待这一天!”年亲的母亲笑着对谷峰说道,然后,她轻轻的推开谷峰,含笑飘然而去,她的背后,是耀眼的白光。

“妈妈!别走!我会做天下第一的,无论如何!”小小的谷峰扑倒在地。

谷峰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猛的从床上做了起来。

这是他从小便做的梦,在自己有记忆的时候,大概就是五六岁的样子,便开始一成不变做的梦,到现在,梦里的自己仍然是那么小,母亲依然那么年亲,那么模糊。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母亲长的什么样子。这个梦完全是自己的想象,因为在幼时的自己,虽然有父亲谷重文和李老的呵护,但总也缺少一份母亲的关爱。也许是从那时起,谷峰的潜意识里,才开始想成为天下第一。

所以自己老是念叨那句没有丝毫意义的话,老是想要成为天下第一。以前的自己完全没有实力,即使是在汤米酒吧碰上许晋辉那个星探时,自己也不想做一个歌星。可是现在,自己完全可以在秘者界闯出一番天地来,而现在一个大好机会给自己,就是把樊推倒,而推倒樊的一个线索,便是张浩。

谷峰重新躺下,却久久睡不着,如果一个人缺少母爱,那么他此时最需要的便是一个好女孩的安慰了。谷峰翻出手机来,编了个短信:“雪,现在是凌晨两点,也许我的这个短信不会把你叫醒,直到早上的时候你才发现这个短信!我只是想说我睡不着,我突然好想你。”

谷峰刚刚发完短信,小强就叫了起来。显示着慕容雪的号。谷峰深吸口气,接起了电话:“雪雪,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我也睡不着。”那头传来了慕容雪的声音,谷峰听的出,那不是在安慰他,因为慕容雪的声音里完全没有一丝睡意,根本不是被自己一个短信叫起来的。

谷峰突然觉得好心疼,这么晚了慕容雪竟然没睡觉,他急忙问:“雪,怎么了?怎么睡不着?不开心吗?要不!我们明天去模仿个泰坦尼克号吧?”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