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34章 盗前准备

第34章 盗前准备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小傻瓜,我没有不开心啊。”那头慕容雪的声音里满是幸福的味道。

“那你应该养好精神啊,不然熬坏了身体,对未来的宝宝可不好!”谷峰听着慕容雪动人的声音,立刻回到了色色的本性。

“讨厌啦!你怎么这么着急!其实我睡不着是因为!因为我在想我们的事情,我怕我们要在一起的话会很困难的!”

“怎么会!”谷峰一听顿时急了,自己失去了母亲,怎么还能容许失去慕容雪?谷峰突然想起上次在博识堂出来后自己要去送慕容雪回家,慕容雪说过她害怕,她在害怕什么?

还有,在校园里救过那两个困在标志建筑上的两个维修工人后的慕容雪找过来,当时自己猜出,慕容雪似乎在瞒着自己什么,难道!这些有关联么?这些在谷峰的脑中一闪而逝,谷峰急忙说:“雪,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我,而这些东西正是阻挡着我们的障碍?”

“阿峰,真的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只是!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是很难以理解的。”

谷峰突然意识到,慕容雪说的话和梦中母亲的话如出一辙,他继续仔细的倾听着,希望慕容雪能把她的事情都说出来。

“不管其他的一切,我相信我的感觉,从我们第一次在QQ上聊天,然后第一次在汤米酒吧里和你相识,都是感觉在指引我!”

“是。所以我们必须在一起!你告诉我阻挡我们的是什么,我们一定有办法解决的!”谷峰着急的问。

“阿峰,其实这个是很难理解的,我以后慢慢说给你听好吗?你相信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谷峰平息一下,坚定的说:“雪,我也不会离开你,不管我们需要克服什么困难,困难终究是会被解决的,不是吗?”

电话那头慕容雪笑了一声,说:“好了,小傻瓜,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啦,睡个好觉。”

“晚安,来一个,嗯嘛!”谷峰恬不知耻的对着电话来了一口。电话那头传来了慕容雪开心的笑声,然后传来一个低低的谷峰期望中的声音。

慕容雪挂掉手机,把手机紧紧贴在粉色睡衣的胸前,就像抱着谷峰。她平躺在粉色的床上,看着自己装扮的满是星星的天花板,幸福的笑了笑,喃喃道:“阿峰,其实我本来想放弃的,可是听了你的话!我决定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即使爸爸反对!即使我们身份不同。只希望到时候你别讨厌我的身份才好!”

第二天一整天谷峰都在思考昨晚慕容雪的话,却丝毫得不出结论,她到底是在顾及什么呢?

在百思不得其解后,谷峰想起慕容雪说的那句,她以后总会慢慢告诉自己的。所以谷峰也只好暂且搁下这个疑惑,来解决另一件事,那铜器古董。

市博物馆建在人流量相对较少的地方,这里离市中心有些远。白天的时候来这里参观的人很多,尤其是一些专家级别的人听说昨天中午新来了一个铜器古董,这可是刚刚出土的古董,所以一时间竟然使得这个平时有些萧条的博物馆人满为患。

到今天傍晚的时候,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观光客,博物馆的保安们已经有些累了,今天的工作量可是平时的几倍,让他们这些拿微薄月薪的人都抱怨不已,可责任还在那里摆着,所以众保安只好又从大门口撤回来,分开任务,几个人到监控室那里,另外的人则守在几个重要的关口。

“小张,今晚你值班啊?”一个大胡子的中年人向一个年轻人说。

“是啊,老王,今晚你回去可得帮我盯着点那场球赛啊,今晚我怕是看不上了。”年轻人说。

“嗨,你放心,值班室有电视,你回值班室看不就行了?别这么死板嘛,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也这么负责,可这么多年过来了,不还是这样?”

年轻人笑了笑,中年人拍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回去了。

在外面的车里,谷峰和梅山四友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着博物馆闭馆的时刻来临。五人在车里看着车载屏幕上今天下午拍的录像。

狐狸指着屏幕上说:“看,这是今天下午我作为一个观光客拍的录像,当然我是悄悄拍的!整个博物馆分三层,古董铜器在最内的一层,除了铜器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的展品,他们都在各自的展台里。每个展台最外面都是玻璃罩,那个铜器古董所在的展台的玻璃罩大约有一平方米,呈方形。”

谷峰点点头,说:“说说它里面有什么陷阱吧,我们只想把它偷出来,对于其他的展品我可没什么兴趣。”谷峰心里只想的是能引出那个高手来,至于其他的展品!难道他们还缺钱吗?

狐狸在操作台上按了几个钮,屏幕上的图像立刻变化了,他继续说道:“你们看,这个方形玻璃罩的玻璃是钢化玻璃,当然它经不住我们的工具一击,棘手的是里面的红外监控装置,它的交叉线几乎覆盖了玻璃罩内的每个角落,根本不容许有一只手大小的东西从红外线的间隙中穿过。”

“狐狸,我们的钩子不行啊?”猴子从身后拿出一个钩子,那钩子制作精巧,大约只有一个手指大小,他接着说:“这钩子可是防辐射的,不会反射红外线的。”

“是。”狐狸继续说:“可是你把钩子伸进去,你能保证在把铜器古董吊上来的时候不会触碰到监控装置吗?”

谷峰想了想,说:“狐狸,你可以干扰它的监控装置吗?只要几秒钟就够了。”

“不能,监控装置即使是博物馆的内部人员也控制不了,它设计的时候是被动的,一经开启就呈被动模式,这是和我们以前做过的任何一起任务的不同之处,难度也高的多。所以!我们必须在警务人员赶来的时候逃离现场。”

谷峰有种预感,在今晚,他必然能知道诅咒的真相。

夜色完全笼罩了下来,按照常理,月亮高高挂着的时候,就该到谷峰的表演时间了。不过近些天谷峰已经很少去翠香山了,因为那里的难度对于现在的谷峰已经不是很大了,不得不说,现在谷峰的念能控制已经高出原来很多了。

“准备好了没?”谷峰问梅山四友。换来的是四人的OK的手势。谷峰把夜行衣的面罩带上:“出发。”

几个老一些的保安在值班室里睡觉,在监控室里的保安也都昏昏欲睡,只有少数保安刻忠直守,负责的做着巡逻工作。

就像上次在皇江一样,谷峰五人先爬到博物馆旁边的一栋楼上,然后借助绳索滑到博物馆顶。再借助大天窗潜入博物馆内。这个过程虽然说起来简单,但却耗费了谷峰五人五分钟的时间,而这也已经是间谍行业里顶级间谍的实力了。

“队长,气氛有些不对啊。”狐狸小声的说道。此时五人已经互相借力,纵身翻越进入了最内层,刚才躲过几个巡逻的警卫人员全靠河马的催眠术了。

“嗯,大家小心点。”谷峰说道。同时,他也有种直觉,似乎有什么事会发生一样。

“靠!又一拨保安!”五人正不断的接近着铜器古董。当没危险的时候,五人就像白天的观光客一样大摇大摆的参观着,甚至还说出一些评论,注意到又有两个保安拿着手电筒照过来的时候,五人这才恢复了间谍的样子,藏在了比较黑暗一点的地方。

这时河马和谷峰正在像模像样的评论一个展品,那两个保安不期然的从一个拐角转过来,两人也只好迅速趴到地上,幸好中间有展台挡住了两人的身影。

“小张,你看到刚才那里似乎有个黑影没有?”一个保安问向另一个。谷峰五人心里一紧,看来还是被两保安看到了。

“你眼花了吧?哪里有人啊?我没看见啊。要不!你过去看看?”

一个胖胖的保安从另一边的通道里出来,对两个保安说:“什么眼花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哦!原来是你小子在那里啊?吓我们一跳!”那两个保安明显松了口气,对那个胖保安夸张的说。

“你们是说我啊?我刚才上了趟厕所,快回去吧,这块可是我的范围。”胖保安摆摆胖乎乎的手,不耐烦的说。

那两保安互相看了一眼,笑了笑,顺着原路折回去了。

那胖保安看两保安回去了,把谷峰几人叫出来,笑着说道:“幸好刚才我好好注意了一下前面过去的那个保安,还真派上用场了。”说完,他又变回了狐狸本来的样子,原来刚才那个胖保安正是狐狸用念能模仿出来的。

五人这才又继续前进,经过几次惊险,总算到了铜器古董的地方,这还是谷峰第一次看到实物的铜器古董,在这之前他只看过图片。这古董高约十厘米,呈不规则柱形,大概是以前用来盛酒水的器皿。谷峰却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带有诅咒的地方。在铜器古董下面的介绍牌子上写着:“铜器器皿,刚刚出土于西汉皇陵,据考察,初步认定为皇家常用器皿。”

“这介绍还真是简单。”谷峰摇摇头,看到别的展台下的牌子都是一大堆的介绍,而这个铜器古董只用了一句话来介绍。

“是啊,看来还没有识货的人出现。”河马也仔细瞧着这古董。然后开始用准备好的仪器操作起来。

狐狸突然说一声:“有人!大家注意隐蔽!”

五人马上把仪器归位,以最快的速度藏匿起来。可过了一会儿,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空旷的博物馆内十分寂静,静的有些诡异。因为是晚上,所以只是局部有灯光,所以在博物馆的很多角落仍然是漆黑一片,让人分不清那里到底藏人没有,这即带给了谷峰五人好处,却也让五人对此时的危机拿捏不准。

过了一会,从表面上看仍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五人还都藏的好好的,没有像刚才一样发出声音,也没有等不及而说话,因为众人都感到了压力,凭梅山四友长时间做间谍的经验,他们自然已经形成了一种直觉,现在,他们终于认真起来了,和前几次的边开着玩笑完成任务完全不同。

谷峰也静静的等待着,双手交叉,准备随时发出两道风刃应付突变。感觉告诉他,那诅咒就要来了。

念能!谷峰和河马脸色一变,有念能的流动!而且是不弱于谷峰的念能的流动!

在谷峰五人里,对于感觉方面,就数谷峰和河马的感觉最为灵敏,所以两人最先发现有念能,然而两人还来不急告诉身边的其他人,那带有念能的人就闪了过来。谷峰和河马对视一眼,抬头向上看去。梅山四友的其他三人看拿主义的队长和老大都看向上面,心里也都隐隐感到不对,也向上看去。

一个人一般大的壁虎在房顶上爬着,就这样贴着天花板,在谷峰五人的正上方一动不动,只是它的尾巴偶尔翘一翘,表示它是活的。它把它的整个背部都暴露在谷峰五人眼前。狐狸低呼一声:“和大熊一样的变身术!高手!”

大熊神色一凌,再也不是平时那个傻呆呆的样子,他在看到那个壁虎的同时,眼里就已经满是斗志!似乎熊熊烈火在他眼睛里燃烧一样。大熊低吼一声,就要变身。谷峰急忙拦住他,知道此时五人的位置已经暴露在那壁虎的眼皮底下。也不再低声说话,用正常声音对梅山四友说:“大家先别急!”

大熊这才冷静下来,他的眼睛却还紧紧盯着头顶上距他有十几米的壁虎,那是棋逢对手的灼热目光。

似乎刚才大熊体内念能的疯狂流动也给那壁虎造成了小小的震撼,它以壁虎快速的身手迅捷的爬了开去,迅速隐没在黑暗里,然而谷峰和河马两人通过念能的流动都知道,那壁虎先是爬到墙角,然后顺着墙壁爬了下来。

“过来了。”谷峰简单的说道。他此刻心里满是兴奋和紧张!苦苦等待的高手终于要来了么?自己终于有望学习匕首的技法了么?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