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39章 非礼啊

第39章 非礼啊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老师,他到底是!”谷重文还想问出那个人来,世老背对着他摇了摇手,说:“你看到他一直蒙着面罩了吧?他既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也许他自有用意。重文,今晚我们要连夜研究赵威猛猛的行踪!”

其实谷峰哪里是自有用意,他当时蒙上面罩只是习惯性的罢了,可这也导致了父子在密者中再次没有相认。

此时的谷峰被心急火燎的梅山四友送到了医院里,四人对于谷峰这么重的伤都已经各尽其能,可就是没有任何疗效。医生看到这么重伤的病人也吓了一跳,赶紧连夜打点滴观察是否需要手术。深夜的医院里忙成一团,球球和朵朵两个小家伙累坏了,在大熊宽阔的怀里睡的正香,还此起彼伏的打起了呼噜。

谷峰一直处于濒临休克状态,他现在好像在做梦一样,感觉到梅山四友带自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然后摇摇晃晃的乘车来到了满是酒精味的地方,接着就就另一群普通人嘈嘈杂杂的声音,然后自己躺到了一个温暖舒适无比的地方,却失去了梅山四友的感觉,他慢慢的也睡着了。

谷峰在里面睡觉,梅山四友却在外面着急的一刻也闲不住,要不就拉医生过来问问,要不就来回踱着步。有几个人好心的过来问他们:“你们的老婆!集体生孩子吗?好生吗?想当初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

梅山四友:“※§№☆◇◎※↑”

四人身上都带着些外伤,狐狸手臂上缠着绷带,问河马说:“老大,你说队长有没有事?”

“怎么会有?”猴子性急的说道。

“应该不会,你们记得刚才那群密者的领头人没有?你们没感觉到他有一种能洞穿别人的能力吗?”河马若有所思的说:“而且他说要队长醒后去见他的老师,我猜!那领头人就是队长对我们说的他的老师,既然他能确定队长没事,我想,我们不必太过担心。”

“那,老大,队长他怎么会再次变头发啊?你以前见过没有,他在我面前可没告诉过我他还会变头发,你们知道吗?”大熊瓮声瓮气的说。

其他人都摇摇头,河马说:“不知道队长这次变化是好是坏,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四人讨论了一会儿,渐渐有些不支了,再加上四人都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而且身上又带伤,七歪八倒的睡在了病房外的长椅上。

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的时候,谷峰脸上暖洋洋的,左臂上的刀形记还在不断的流出清流,谷峰知道,自己已无大碍了。正要起身伸个懒腰,却发现全身都是绷带!谷峰第一反应就是,医院的人把自己做成木乃伊了!

该死的!谷峰骂了一声,把还在吊着的点滴拔掉,浑身一使劲,身上无数的绷带纷纷掉了下来。

“咦?球球和朵朵在哪里?”谷峰奇怪了一声,每次醒来都是两个小家伙把自己折腾醒的,突然间一次自己醒过来还真是不习惯!就在谷峰刚刚说完这一句,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谷峰看过去,没人啊!低头一看,两个小家伙爬到了白色的病床上来,八只小脚把洁白的床单糟蹋的一塌糊涂。

谷峰苦笑一声,起身下床,这才发现自己是光着身子的!连个小内裤都没穿,下面那个东西没有了内裤的束缚不安分的来回摆动着。谷峰大窘,可哪里都找不到可以穿的衣服,连自己原来那件密者服都不见了,不过!它被血洗了,估计也不能再穿了。

谷峰披块床单,悄悄把门打开,生怕有人发现自己这个样子。谷峰惊喜的发现,梅山四友就在外面的长椅上互相枕着睡觉,谷峰心里欢呼一声,过去拍拍河马的脸。再拍拍狐狸、猴子、大熊的脸。

“兄弟们,快醒醒,给我找件衣服穿。冷死我了。”谷峰苦笑着说道。

“谁啊再睡会儿。”猴子嘀咕道,还翻了个身,这一翻不要紧,直接从椅子上翻到了椅子下面。猴子惊呼一声:“怎么回事?敌袭了!”

梅山四友一个机灵都醒了过来,纷纷站了起来紧张的问:“哪里?在哪里?”

谷峰扑哧笑了出来:“你们还玩军队游戏啊?还敌袭!快给我找件衣服。”

“咦?你!”四人都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一点事都没有的队长,惊讶的合不拢嘴!这还是昨天四人送进来的满身是血的队长吗?四人惊讶之余,却也看到了谷峰没穿着衣服,只披了块床单。河马率先说道:“你!不是浑身还缠着绷带吗?我!我看看。”河马说着,就要掀开谷峰披着的床单往里面看,其他三人也不相信,和河马一起掀谷峰的床单。

谷峰大叫一声:“非礼呀”跑回了屋内,床单被梅山四友在他临回去的那一刹那扯了下来。远处一个美丽的女护士掩嘴轻笑一声,奇怪道:“原来男人的下面是那个样子的!”

梅山四友对视一眼,急忙拥进屋去,谷峰早已用被子牢牢的把自己给盖了个严严实实。

“队长,你是不是冷啊?我去给你买点烈酒,保证你喝了以后暖和无比。”狐狸笑嘻嘻的说道,让人很难相信,他一个文质彬彬的样子还能露的出这么****的笑容。

谷峰急忙说道:“最重要的是给我买几件衣服,还有!里面的衣服。你快去!我的衣服都去哪了?”

狐狸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河马轻笑一声,说:“哦,是这样,队长,你的衣服都被血染了,实在没法再穿了!哦对!”河马猛的一拍脑袋,说:“昨晚给你脱衣服的是一个美丽的护士!等一会她就会来了,你可不要害羞啊,我们都还没有这种待遇呢!”

猴子则直接坐到谷峰的床边,惊奇的说:“队长,你怎么恢复的这么快的?那医生还说要做什么大检查!你怎么已经好了?让我看看!”说着就要掀谷峰的被子,好在似乎球球还通性答礼一点,对猴子犬吠了几声,不准猴子掀谷峰的被子。

球球这一举动把谷峰高兴的合不拢嘴,球球也高兴的和朵朵一起钻进了谷峰的被窝里!

在门口把门的大熊突然回头说道:“喂!有护士来了,狐狸怎么还没回来?”

三个人立刻闪了开来,把胡闹的球球和朵朵也捉了出来,一个女护士走了进来,眨着大眼睛看看在场的梅山四友几人,用黄鹂一样清脆的声音轻声说:“你们先出去吧,我为病人检查一下,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三个人给了谷峰一个暧昧的眼神,把球球和朵朵带上闪了出去。谷峰把被子盖的更严实了,问道:“你要检查什么?”

护士看了看病房里的现状,惊讶一声,着急的问:“你怎么把点滴给拔了?还有!这一地的绷带!怎么回事!”

谷峰看这个小护士也不过刚刚二十岁的样子,笑了一声,说:“我没事了,所以就把它们除掉了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真的么?可是!昨晚医生说你伤的好重的。”护士不可思议的看着谷峰。

这时狐狸猛的冲了进来,一手提着几瓶二锅头,一手拿着一整套衣服。护士看到那一整套衣服,立刻会意,轻声说:“我先出去好了,等你穿好衣服,我再为你检查。”

谷峰笑了一声,说:“不用了,你转过去,十秒就好。”谷峰一把把狐狸手中的衣服抢过来,胡乱的套在身上,说:“好了,可以了。”

护士转回头来看了谷峰一眼,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谷峰奇怪,低头一看,顿时大窘,对狐狸叫道:“你怎么买了件女裙!你回来”在谷峰说这些的时候,狐狸惨叫一声:“抱歉啊,我拿错了”然后快速的跑掉了。

谷峰欲哭无泪,只好又把被子盖好,给胖子发了条短信,说自己不去上课了,在医院里被囚禁了。顺手把二锅头开了盖,小护士看了急忙说道:“喝酒对肝不好的。”她学过的《基本医学》里就明确的指出,喝酒过多对肝不好,尤其是病人。所以她看到谷峰喝酒,立刻条件反射的说了出来。

谷峰笑笑,轻抿一口,谷峰清楚的感觉到现在的身体好的不能再好了,所以对小护士的话不加理会。小护士以为谷峰没听到她的话,凑近谷峰,低声说:“小心肝。”

谷峰一呆,顺着她的话,也低声对护士说:“小宝贝。”

小护士脸色一红,随即反应过来是谷峰误解了她的意思,她着急的正要解释,几个医生风尘仆仆的从外面扑门进来,问道:“你是病人吗?你感觉怎么样?有什么异常状况没有?我们听说你竟然康复了!是怎么回事?”

那医生一口气为了这么多问题,似乎还想问下去,谷峰最怕这种喜欢麻烦的人,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说:“你们去查查《十万个为什么》不就搞定了?还来问我干吗”

旁边一个老一些的医生立刻白了那个年轻医生一眼,说:“对于病人,你怎么能这么着急?”然后笑呵呵的和谷峰说:“小兄弟,刚才我们听说你康复了!是真的吗?”

谷峰看看旁边掩嘴笑的护士,无奈的说:“也许好了吧,反正我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好。”

那老医生给谷峰做了简单的检查,不可思议的说:“昨晚正是我给你做的检查,我当时判定你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康复,而且治愈率还不高,没想到你今天就完全康复了!实在是太让我惊讶了,不!是太让整个医学界惊讶了!你!确定没用过什么药物吗?”这个老医生还是习惯自己的固有思维,坚持认为谷峰的伤势是药效极强的“神药”起的作用,虽然他知道没有这么神的药,但还是宁愿将思路往这边想。

谷峰懒的跟他们说什么,而且自己的秘密又怎么能随便告诉他们,而任凭他们给自己做了一大堆检查。谷峰只想蒙混过关,别让他们把自己当个科学命题来研究就好了。

在几个医生惊讶的注视下,谷峰的各项检查都显示,这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人,而且有些方面甚至还更壮一些。

“你有个好体格!”老医生不得不承认,但他还是说:“但昨晚你伤的确实非常重,所以我们决定留院查看几天。”其实老医生想的是多留几天谷峰在医院里,好检查出他到底是如何康复的这么快的,如果能研究出来,从而大范围应用到普通人身上!老医生都能想象的到自己辛苦一辈子,最后终于站到了诺贝尔领奖台上挥手的动作了。

谷峰急忙求救似的看向一旁的梅山四友,河马看老医生满脸认真的科学态度,也不知是不是没看到谷峰苦恼的表情,点着头说:“队长,我们也不放心你,你确实应该留几天,放心,我们至少在这里留一个人陪你,你不会觉得苦闷的。”

一旁的护士笑了笑,说:“不用了,你们都去忙吧,我会陪他的,现在我就是他的专职护士了。”

梅山四友夸张的“嗯?”了一声,摇头大叹世风日下,怎么谷峰一个这样的人都把这么漂亮的护士MM给招过去了,猴子更是摇头说道:“真是一朵鲜花插到了那个什么上,可惜了!队长你别拿酒瓶丢我啊!我错了!”

小护士哪里听不出四个人起哄一样的闹声,一时羞红了脸,站在一旁,医生们也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结论,纷纷都出去了。梅山四友说好了要留下的,结果后来都说实在有些累,一转眼又都不知跑到了哪里。连两只小家伙也被带了回去。谷峰尴尬的躺下,不知该做什么。

女护士小声的说:“刚才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谷峰抬头说道,他笑了笑,露出自以为最正直的笑容,说:“原来你叫江倩啊,不错的名字。”

“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护士牌上有啊。”谷峰指指江倩胸前挂着的用来身份认证的牌照,却突然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对方的那里!似乎有些不妥,急忙收回手来,却尴尬的不知放在那里好,只好顺手把桌子上的报纸拿起来掩饰尴尬。

“你!你叫我小倩就好了,其他人都这么叫我的。”小护士有些害羞,当上护士没几天,她还不知道该如何照顾病人,尤其是像谷峰这样看起来健康无比的病人。

谷峰答应一声,目光早被手里的《今日晨报》吸引住了,上面的第一则首要新闻是关于昨晚的事情:“昨晚郊外的爆炸事件引起了众居民的强烈恐慌,据当地居民回忆,当时产生了无数爆炸声,而且有些奇怪的迹象,并且有时冷时热的奇怪气象发生。不过国家安全部已经说明,昨晚在那里进行过一场临时军事演习,叫所有居民放心!”

旁边还陪有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个大坑,谷峰怎么瞧怎么眼熟,那不就是自己炸赵威猛的那个坑么?可恨的是,最后还是让那个黑家伙给跑了!

“你怎么了?”江倩看谷峰的神色有些不对,担心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这新闻很不错。”谷峰回过神来,急忙说。

门吱呀一声开了,柳珊和冯含萱踏着阳光走了进来。

柳珊急切的瞧着谷峰,看看他似乎没事,雀跃着说:“哥哥,我给你打电话了,可你一直关机,我担心你,到朱之三那里一问才知道你在医院。”她一旁的冯含萱没说什么,担忧之色却溢于言表。

谷峰想了想,似乎昨晚在带朵朵和球球到赵威猛那里时,为了以防在打斗中被打扰,就顺手把手机关掉了,在今天早上给胖子发短信的时候才开的机,没想到让小珊担心了这么久,更没想到她把冯含萱也给带来了。

看谷峰疑惑的目光,柳珊不好意思的说:“我和她一起去找朱之三的。”

冯含萱急忙说:“是!是我担心你,不关柳珊的事。”说完悄悄看看柳珊,似乎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旁边的江倩突然有些不对劲,悄悄走了出去。谷峰略一抬头,看到在门口消失的江倩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哥哥,你伤的重不重?医生怎么说?”柳珊虽然看到谷峰活蹦乱跳的,但还是着急的问道。谁知道哥哥是不是内伤啊?

“哦!对了!”谷峰一拍额头,一把把小珊拉过来,低声说:“小珊,答应哥哥一件事,这个你可一定要答应。”

柳珊红着脸低声嗯了一声,把头深深的低下。这还是谷峰第一次主动靠自己这么近。冯含萱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懂事的后退几步。

谷峰用她也能听到的声音说:“小珊,我在医院的事千万不能告诉我爸爸,而且李老也不能告诉,知道吗?我不想让他们担心,而且,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医生只是要我留院查看。”

小珊笑了笑,说:“知道了,哥哥,你从小就是这个样子的,我知道。”

“还是小珊最好!”谷峰高兴的说道,他是真的不想让父亲担心自己,上次父亲熬夜等自己的事情谷峰还记在心里,可再不能让父亲为自己担忧了!他看了看冯含萱,想站起来和她们说话,可惜下面穿的是裙子,如果冒然站起来!就曝光了。谷峰只好就这样坐起来躺在床的靠垫上,被用子盖着自己的双腿。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