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顶级密者 > 第48章 尴尬

第48章 尴尬

小说: 顶级密者      作者:四座

杨易琴刚刚开心的享受了次购物的乐趣,显然心情好了许多,虽然她和冯含萱的家庭实力都很强,零花钱一大堆,可难得能有专门的时间来开心的购物,两女在一起购物更是第一次!

冯含萱笑容满面,顿时如春风般的迎面扑来,隐隐淡色光泽的诱人嘴唇的浅条微微的弯起,迷人的笑容似乎只展现给谷峰一个人看,轻轻气喘而导致已经有所规模的胸脯微微起伏,竟是如此的吸引人!旁边的袁如看了一眼,绕是他四十多岁见多识广,也不禁在心里默默的赞叹了一番这个美人苗子,假以时日,这个在“第一”身边的女人定会更有魅力。

谷峰从来没这么仔细看过冯含萱,现在杨易琴在场,谷峰有意无意的多看了冯含萱几眼,这才突然发现以前很少关注的冯含萱竟然也是这般漂亮!如果不是心里早有所属,慕容雪比冯含萱要更有一番味道,谷峰怕也忍不住要接受这个女孩的好意了。而冯含萱看到谷峰看他,故意把头扭到一边,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当眼角余光看到谷峰一直盯着她时,内心无比的高兴,差点发声笑了出来!

杨易琴本来刚刚变好的心情在看到谷峰的时候就慢慢平淡了下来,接着却发现发现谷峰竟然死死盯住自己表妹,心情立刻升级到糟糕透顶!

杨易琴冷冷的哼了一声!

谷峰扭转头白了她一眼,怪她打扰了自己。冯含萱也稍有点不高兴,不过没说什么,只是还沉浸在刚才一瞬间的甜蜜里。

袁如知道现在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低声对谷峰说道:“既然两位小姐回来了,我就不打扰您了,祝您玩的愉快,以后威望大厦随时欢迎您!”袁如十分礼貌的躬了躬身,慢慢的退了出去。

远处那些知道袁如就是本公司总经理的服务员和部门经理无不惊讶!这可是威望大厦的总经理啊!放眼本市,能叫袁总给他鞠躬的也只是本公司的董事长吧?不过董事长似乎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啊?难道!这个青年是某个比较强势的幕后投资者?不过,可从没听说过有这么年轻的投资者啊!

杨易琴也注意到了这点,虽然她本性比较粗心大意,但做了这么久的警察工作,还是锻炼出了一点本事,她看出了谷峰和这个总经理有猫腻!哪里有一个总经理向一个毛头小子鞠躬的!当然她这句毛头小子没有叫出来。

这个总经理没有假,在他刚才介绍自己的时候,杨易琴就回想起了在电视上确实看过这个总经理的样子,正是眼前这个人,可!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谷峰一也是个不平常的人!可这正是杨易琴最不想承认的,在她眼里,谷峰一无是处,缺点一大堆,还喜欢看美女,不务正业!哪一点能成就事业?

杨易琴虽然看出了哪里不对,却说不上到底是为什么,这也是很多警察在办案子的时候最大的障碍。所以谷峰在她的眼里,第一次有了神秘的感觉。她开始注意谷峰的其他地方了。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人,总是会轻易的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的。

“听着,你是冯含萱的表姐是吧?听她说你叫杨易琴?嗯,我不想与你做过多的纠缠,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多说了。”谷峰还想补充一句“虽然都是你的不对。”不过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杨易琴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下来,然后气哼哼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丝毫不淑女的把胳膊搁到桌子上,这才说道:“这么说倒显的是你大方了,我宣布,以前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她心里默默想道:“虽然那一切都是你的不对!哼,就是你的不对!”

冯含萱看两人都表态了,刚才想好的调和两人关系的话也都不用再说了,不由的高兴道:“好啊好啊,你们和好就好,不管你们以前发生了什么,我们从现在起重新开始不好吗?”

谷峰和杨易琴同时别过头去,不看对方。

冯含萱无奈,知道虽然两人口头上软了下来,但还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相处融洽的,只好坐到两人中间,想了想,一手抓起表姐的一只手。然后把另一只手伸到桌下去找谷峰的手。想把两人的手放到一块更好的解决两人的问题。

然而谷峰的双手却在裤兜里叉着,不容易被一下子拿起来。冯含萱的手在半空中悬着,迟疑了一下,红着脸咬了咬诱人的嘴唇,这才坚定的伸出手去,抓住谷峰的手腕。

谷峰以为杨易琴竟然还不死心!还敢来对自己动手,不客气把刚从河马那里学来的反擒拿手使了出来!一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然后顺势一路移了上去,把对方的攻击方向封的死死的!这一招谷峰还是第一次使用,做杀手的时候谷峰几乎都追求的一招毙命,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来用这些招式,现在第一次做就做的这么成功,而且还是“敌人”还是杨易琴,谷峰几乎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冯含萱先是惊讶了一下,觉得手腕处疼了一下,接着那只“魔手”立刻抓住了自己的小胳膊,虽然疼痛,但羞人的是这个魔手的主人谷峰竟然像是丝毫不满足,竟然逐渐抓到了自己的胳膊末端!她的呼吸都急促起来,疼痛伴随着羞涩在她心底里荡起一道道涟漪,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世界的一切似乎都不在了,完全的一切都集中到了对面这个自己心仪的男人里!

谷峰邪恶的扬起嘴角,哈哈,杨易琴你终于被我压下气势了吧!

然而!

谷峰回头一看,顿时尴尬无比,干笑了一声,缓缓的松开冯含萱的胳膊,然后不好意思的轻轻摸了摸冯含萱那被自己抓红的雪白的胳膊。

冯含萱被谷峰“爱抚”的害羞不已,深深的低下头,不知道谷峰从刚才开始做这些动作是为什么。

谷峰看看冯含萱雪白的胳膊上面红色的印迹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小心的抬头看了看似乎杨易琴还扭着脸,并没有看到这边发生的事,这才松口气,同时松开冯含萱的手。冯含萱正心里矛盾着到底要不要把手抽回来,让这羞人的事情快速结束,所以完全放松了对手臂的控制,谷峰这猛的一松开,她的手臂便自然而然的下垂,直到撞上了一处软软的东西,而那个东西在被她的手臂碰了下后,迅速开始变硬!

塑胶操场中央,宽阔的绿茵足球场上,不时的有人来回跑动着,做着准备活动。而四周看台上也稀稀落落的开始有观众开始落座。场上的人以衣服的不同为区分,分成两队。两队的队服做的都很拉风。这边的队服颜色整体为大红色,胸口处则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立体的巨龙似乎要透体而出,巨大的龙头几乎布满了整个胸口。另一队的队服的底色则是黄色,象征贵族般的全黄色。正面一只玉麒麟惟妙惟肖的站在一处悬崖边,低着头画外面的人,似乎在蔑视天下。

胖子朱之三站在场边,一边和远处认识的人打着招呼,一边和近处的几个队员聊天。

“胖哥。”一个小个子叫胖子道:“这次跟数学系的踢球,心里有点虚啊!”

一旁一个同样穿着队服的东北大汉式的急冲冲的叫道:“胡说!老子们跟哪个龟孙子踢球不是狠狠的踢爆他们的头的?数学系来也是一样!”

胖子说:“队长说的也对,别长他人志气。”

小个子苦笑一声,这个队长的脾气是众人皆知的,那就是暴躁!对什么人都一样,而且球技虽好,不过球德却比较差,曾经因为场上一些争执就直接把球踢到对手身上的,甚至有过忍不住就扑身上去拼命的时候,但多次被裁判说服,最近才稍有所收敛。系里的人才不多,他便理所当然的当上了队长,不过由于他暴躁的脾气,却难易当此重任,而胖子朱之三在班里有个好名誉,更是做的一手好菜,让众兄弟们很是服气,所以说起话来还有那么点威信。队里的人自然而然的以他为首,这个暴躁的队长也是很佩服胖子。所以胖子在这个学校里便有了这么个名字“胖哥”。

远处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神色很是着急,他喊道:“高队长!高宁!老钟他来不了了,他的脚伤在他妈的这节骨眼上又不能上了!”

胖子和暴躁队长高宁惊讶的啊了一声,然后急忙吼道:“怎么回事?”

来人似乎也很是气愤,气喘着说道:“他的脚上本来就有伤,我们原计划叫他多休息等今天开始就正式回归比赛,结果!”他缓和了几下急促的呼吸,接着说:“我今天去了才知道,那混蛋小子看脚上恢复的快,就私自开始训练,想早点恢复!那混蛋小子真是什么都不懂!”他越说越激动,直到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混蛋!”队长高宁也骂道。他们算是明白了,老钟,也就是钟安,这个前锋主力,由于在前段时间在踢球的时候脚上受伤,导致至今仍然在医院静养,好让他早日康复,好重返球场,而这个小子竟然那么心急,着急的脚伤还没好就开始不停医生的劝告私自训练,结果让刚刚好了的伤口又再次牵动,而今天的比赛是不用想来参加了。

“这可怎么办?”高宁属于那种四肢发达的,一听本来计划好的强力前锋竟然不能来,今天的比赛还真是!

几个人也一个个皱眉苦脸的,习惯的都把目光对着胖子,想叫他出个注意。

“你们看着我干吗?不会是叫我踢球吧?”胖子哭笑不得的问了一句。

“切!”一群人鄙视了一下胖子,看他的身体就不是这块料,上次兄弟们给他个名额允许他跑步就不错了。

胖子突然眼睛一亮,顿时高兴起来,急忙拿出电话来按了几个号码。其他几个反应过来的也高声说道:“叫谷峰过来垫个人吧,上次看他跑的挺快的,以前倒是埋没了这个人才,胖哥你和他关系最好!”

冯含萱突然意识到手里多了个东西,这一看原来是谷峰的手,这才想起自己的初衷来,看看另一旁的表姐没发现刚才的事,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这才再次把表姐的手也拿起来,然后重重的把两人的手叠在一起,说:“好了!你们两个从现在起要真正的宽容对方,现在可已经握手言和了,不能再做出反悔的行为。”

杨易琴刚才的事情都没有看到,只是看到现在冯含萱的脸有些红红的有些奇怪罢了,看到表妹为自己做这么多,心下一暖,就想答应下来,就是为了表妹也得答应下来,至于倒地原不原谅这个口不对心的小子,哼!即使自己原谅了他,他做的那些事法律能原来吗?到时候自然有法律惩罚他的。

杨易琴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谷峰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不过他才不会相信杨易琴这个老想抓自己小辫辫的暴力女会轻易的放过自己。当下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手机小强高声的叫了起来,谷峰借这个机会连忙把手抽出来,话说虽然被两个美女的手握着确实比较舒服,可他怕杨易琴万一那天骂他今天的事是色狼所为!那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有是自己的不对了。

看了看号码,原来是胖子打来的,谷峰立刻接了起来。兄弟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这是谷峰一直说的一句话。

冯含萱好奇的看着谷峰那款手机,那样漂亮的造型,是她逛了很多次都没有发现过的,顿时对谷峰的手机又起了浓厚的兴趣。等谷峰接完了电话,她正想问谷峰要过来看一下,却看谷峰站起来说:“你们忙,我要先回学校一下。”

“今天不是星期天吗?”风寒暄奇怪的问道。

谷峰扫了一眼旁边的杨易琴,本来是不想告诉她们的,免得杨易琴再打击自己,不过看冯含萱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是心软了:“我去顶一下人,我们系的足球队缺一个人。”

“哇!你真棒!”冯含萱两眼放光,看来自己又发现了谷峰一个优点!风寒宣高兴的想道。

“你会踢球吗?”杨易琴适时的问了一句,她还是有点冷的样子,不过从她的眼神里,已经看不到了原先那种想要吃人般的神色。

谷峰挠了挠头,说:“哦,对啊!我怎么就答应了!我以前从来没踢过球啊。”

喜欢《顶级密者》吗?喜欢四座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